当前位置:首页 >> 部门专题 >> 学术交流
“睡着的农夫与麦浪”李继开个展本周五开幕
发布时间:2016-03-09 来源:公共视觉艺术中心 点击次数:
2016年3月11日-5月8日
湖北美术馆2楼4、5、6、7号展厅

前言
文/傅中望

湖北美术馆“学院空间计划”推荐的第二位青年艺术家是李继开,李继开是70后青年艺术创作群体之中的一位佼佼者,近年来我们可以不断看到他不同的作品参加很多展览,仅仅是在武汉的个人展览也比较频繁,他是一位非常勤奋而且非常敏锐的年轻艺术家。2016年“睡着的农夫与麦浪——李继开个展”所展出的作品大都创作于2015年,他早期作品关注自我,近2年延伸到一些信仰与社会的生命感悟。他的绘画语言基本延续了以往的风格,但是表现更加流畅与纯熟。

如果说大家对李继开的了解始于他的“抱着玩具的大男孩”,那么近年来绘画语言与精神诉求的变化都塑造了一个更加成熟的李继开,画面中的主人长大了,并且走在了色彩斑斓的乡间小路上,还增加了很多纸本素描和水彩的作品,仿佛不再恐惧与暗沉,让人耳目一新。但在展览的呈现方面依然保留了一小部分早期作品,我们希望大家看到作品带来的新感受的同时还是要抓到一种延续感。   
本次展览的名称“睡着的农夫与麦浪”,诗意栖息,这也是一件能够代表他近一个阶段绘画状态的素描作品,曾经孤独的生存幻象,淡漠、冷峻的视觉语调和深沉的生命激情,已然淘尽了“少年”的稚气,所呈现的完全是成熟艺术家深沉而又晦涩难言的生命体验。由此可见,李继开所尝试的纸本样式,简单直接,也是现阶段能充分激发他内心激情的更本真的表述方式。

本次展览是非常令人期待的,湖北美术馆对于青年艺术家的推介计划一方面能够给年轻人带来很多影响,同时我们也承担了很大压力。在互联网与媒介迅速发展的这样一个现代社会里,我们每迈出一步、每实施一个计划都是备受瞩目并且倍受考验,因而作为全国重点美术馆的湖北美术馆必须要秉承严谨的学术态度,也必须要对艺术家本人与这个时代的艺术发展承担责任。在湖北本土,美术文献艺术中心作为专业艺术机构,一直致力于年青艺术家发现与推广,举办了许多旨在支持青年艺术家的艺术项目,她同我们一样背负着使命,展览的合作也同样是通过一种途径来促进青年艺术家的发展与地域艺术生态的建设。

跟年轻人对话,常常会非常感叹并收获惊喜。早年批评界曾对李继开关于“卡通式”的当代创作风格做出激烈的讨论,实际上任何人都无需刻意去逃避后殖民文化的影响,我们也是无法逃脱的。然而我相信塑造本土的艺术史逻辑会随着艺术家不断的成长与成熟的过程而顺其自然地建立起来,显然李继开2016年的个人作品展已经呈现出我们希冀的成果,这不仅是我们对青年艺术家的一种寄托,也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对于青年的一代,我们应该期待更多,预祝展览成功。


自序
文/李继开

睡吧 合上双眼
世界就与我无关 
时间的马
累倒了
                 ----顾城
童年离现在很遥远了,但是好像居然还记得一些。比如我幼时啃自己的膝盖头,那软软光滑的感受。又比如我哭闹时抹去眼泪的小小的手。那个时候,总是离地面那么的近,清楚地看见各种细小的花草。

我的手掌什么时候不知不觉变大的,成了如今这般厚实有力。习惯了劳动,习惯了解决自己的生活。有几十年了吧。

还记得晚上爸爸去接下夜班的妈妈,我一个人在黑暗里盯着窗户,月光映些摇曳的树枝,教人躲进被窝里心生恐惧。如果是在夏天,电风扇按钮的红光会照出电风扇摇头时巨大的黑影,在天花板上,就象一艘召唤我进入它内部的飞碟。      

还有一次,我拖着小铁步枪去到大街上,在人潮的街头等待下班回家的妈妈,那是朴素的八十年代。也有一次起床后一声不响地跟在去上班的妈妈身后,走了很久,直到她发现了我,于是那一天便没有去学校上学。很多事情己忘记了,说不准某天又会想起很多真切的细节来。无论如何,我走到了今天,离幼年十万八千里的现在。一滴水如何思念它的源头,终只能是在脑子里过一过,我己到人生的中游了,在被时间裏挟着急速地奔向出海口。

有些未到来的日子会显得漫长,更多的是回望中的日子在快速翻过。一天,又一天。经过很多日子,便上了小学,童年翻过很多日子便进入了少年、青年。然后当然,记忆就完全不一样了。很多东西都离散了,我再也没有见到那些儿时陪伴我的物件,因为那个时候作为小孩子,本来也没有什么过多物品。我很怀念我的衣服,很难想象我的衣服从前会是那么的小。那些课本,从来没有认真看过,里面全是我的涂画。每每升学考试完便开始找个地方烧课本去了。看青烟被风带起,吹进更高的天。

重庆地区多是丘陵,那种一个一个的小山包。稻田也很多,有些丘陵上会露出许多白色的大块石头,像是静止的羊群默默地啃食灌木。四处可见一种矮矮的有着尖顶的树,墨绿色一排一排的,像站在丘陵上的士兵。如果有走夜路的经验,看四下里都是这种一人多高的黑树,在列队耸肩行进。有时,一点火光由远及近飘来,原来是一个赶夜路的抽烟农夫。冬天里乡镇的夜很安静啊,有时听见身旁流水孱孱的声音。那些记忆,应该是在九十年代初。这些都是我生活过的地方。

活在回忆旧事中?也不是,只是疑惑于时间的魔力,仿佛只是推开一扇门的工夫,就跨越到了现在,而回望之时门己永远关闭,来路更像是不曾有过。风吹麦浪,沟壑万千,又有哪一道是可以重复的,如同我经过的和未来的分秒。每每见到的青绿稻麦都是当季的,和去年此地长出来的庄稼一模一样,而来年,又会在泥土中生长出同样青绿温和的粮食。如果麦田还在,便一直都会成长着青春的稻麦。烧荒的人来到秋天,黑色灰烬在冬天消失,被春雨彻底冲入土地,完成养份的循环。

小时候从丘陵往下望去,青青稻田里劳作的那个农夫,如今不知道会有多老了,他在睡梦里梦见年轻的自己,在同一块田地中休息并且睡着。风慢慢从丘陵上吹下来,风带走他发梢的汗滴,风吹起万千麦浪,带动稻麦举穗摇头。

李继开
一九七五年生于四川成都
二零零四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获硕士学位
现任教于湖北美术学院动画学院

展览信息
主办单位:湖北美术馆、美术文献艺术中心
策  展  人:冀少峰
展览总监:傅中望、刘明
开幕时间:2016年3月11日19:00
开幕地点:湖北美术馆一楼公共大厅
展览执行:张月泓、严舒黎
平面设计:汪鋆
空间设计:彭祥风、蔡峰
公共教育:宋灿
 

 

 

 
版权所有 2012 湖北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12 HIFA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08991号